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投稿 | 反馈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网站首页 > 散文世界 >只留清气满乾坤

只留清气满乾坤

时间:2022-05-25    点击: 次    发布者:佚名 - 小 + 大

     只留清气满乾坤

 李修平

 

    

午后寒意料峭,我与襄阳电视台记者郭江平与马新中独自来到蜡梅公园,蜡梅老干虬枝,花事纷繁,阵阵馨香袭人。在梅林丛中,接受电视采访。天上下着小雪,北风呼呼地刮着, 我与江平女士漫步于梅林小径。我们一边文学,一边赏雪观梅 新中兄的镜头一直对着我们。那次采访,成了电视台汉江风栏目的一次特别节目,后来又被推荐上了湖北卫视。保康蜡梅就这样走出了山乡僻壤,堂皇而洒脱的进入了千万电视观众的视野。

蜡梅再度繁华,不知襄樊电视台的观众还能记起保康蜡梅昨日的芳姿,而我,一年一度,总与蜡梅相依相随。

    蜡梅卓尔独立,是一种性灵之花,友谊之物。也是在隆冬梅开之时,我在蜡梅园里接受襄樊广播电视报记者丁当的采访,拍照。临别之时,丁当希望带一蜡梅盆景。我挑选了自己精心培育的蜡梅两盆,送给丁当, 托她带给我的责任编辑平儿。

    平儿的交往也是一种梅缘。当时我已开始从小说转入散文的写作, 素昧平生的平儿破例在在电视报的文学园地开辟了我的专栏,因此而被读者格外关爱,收到了好多封热情洋溢的信件和贺卡。后来我才了解到,她叫平儿,是笔名,一位真诚而执着的女士。 梅花丁当平儿肯定收到,去年夏天,当平儿首次走进蜡梅故乡的时候, 我们交谈的主要话题仍然是蜡梅。自然,平儿是喜爱梅花的, 她心里向往着大自然。那是一次保康之夏笔会,同时举办“李修平散文研讨会” 汇聚着一群不甘寂寞的襄樊文人才子。 两天的时光是短暂的,大家看山、玩水、游温泉、吟诗作赋, 但没法赏梅。夏天的蜡梅最是平常,只有冰封大地的严冬才是赏梅的季节。 平儿站在蜡梅树下,还有凡夫、王伟举、 刘蒂、雪耕、冰凛、周平,尹全生、邓耀华诸友,面对满树阔叶浓荫,都是怅然若失的表情。 我只好给大家放郭江平摄制的蜡梅录相带,略弥缺憾。

    但我深知,保康古桩蜡梅是有诱惑力的,她的高格与杰出,岂能被多情善感的文人才子们所遗忘所冷落呢?正如我,久居深山,也并不感到落寞、虚度。果然,当秋去冬来,老冒便率领襄樊电视台的一班兄弟姐妹直奔保康而来。在清幽俊美的五道峡风景区,我与老冒席地而谈,平儿恰在此时把我们定格在历史的瞬间。但遗憾的是,严冬未到,蜡梅含苞待放,老冒一行这次也未看到梅花。

自然,想一睹保康蜡梅芳容的不只老冒、平儿,还有杨敏。认识杨敏是在襄樊电视台党的生活节目开播之时。那天,我们碰巧坐到一起,经介绍之后,杨敏毅然伸出了她的友谊之手,微笑地望着我:蜡梅王子,我读过你的散文,在我们台的报纸上! 在我们台的报纸上── 这口气多自豪啊。我这个人爱听好话,在芸芸众生中有读过我作品并能记住我名字的人我都将引为知己,何况杨敏还是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呢?杨敏果然可交,虽然萍水相逢,她也在心中默默给我以关照。那年腊月,她男友到保康开会,传递了杨敏的嘱托。杨敏说,到了保康,两件事必办,第一,看看李修平;第二,看看蜡梅。

把淡泊无为的李修平与古拙高雅的蜡梅并论,杨敏第一人也。我就做一株蜡梅吧,在山崖溪畔找一处自己的位置,默默地扎根泥土,有荫有格,逢雪开花,迎春而果。

不要人夸颜色好,只留清气满乾坤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97年12月16日感作·何陋斋




上一篇:追忆我的父亲高克勤 高昌英

下一篇:没有了

保康作家网 bkzj.xysww.com

联系地址:湖北省保康县政府大院12号楼61327信箱

联系电话:13597488059 13908677897

投稿信箱:2052739087@qq.com 522456581@qq.com

法律顾问: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彬

 |   QQ:  |  地址:  |  电话:  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