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投稿 | 反馈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网站首页 > 小说故事 >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

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

时间:2019-07-16    点击: 次    发布者:佚名 - 小 + 大

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

文|郑可


1


熟悉的要命



夜色,微凉的空气沁人心脾,暗夜之中群星微微闪烁。

辉煌酒店。

桑晚看了一眼时间,现在已经到了下班的点。她匆忙去洗手间里换下了清洁工的衣服,之后便恭恭敬敬地等在了经理办公室的门口。

二十分钟后,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经理才从办公室里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。

桑晚一见到经理,赶忙挡在了他的面前。

“经理……能不能,把我的工资结算一下?”

桑晚说话之间,不禁抬起了头。眼看她肌肤白皙,五官精致,可唯独脸颊上却有一块丑陋的烫伤印记。

经理望着白皙肌肤上那突兀而又粗糙的疤痕,眼里满是鄙夷与嫌弃。

“桑晚啊,你在这做了也好几个月了,咱们辉煌酒店又不是外边个小门小户,这么多年来有不给你结工资吗?”

“倒是没有……”桑晚自知索要工资的确显得有些不信任别人,因而尴尬地低下了头,“只是经理,我有孩子,孩子要上学,我没办法……”

经理不以为然,反倒得寸进尺起来。

“这不就是了吗?本来,咱们这能让你进来做个清洁工已经算是很抬举你了,我想你平日里照镜子的时候,也应该知道自己是什么样了吧?至于你的孩子,桑晚,你放心,工资过几天我就给你结啊。不过呢……”

经理忽然环顾四周,见四下无人,那只油腻的手便覆在了桑晚的肩膀上,轻轻地捏了一下。

“不过,桑晚啊,这里你也是知道的。做清洁工多累人啊,你还有孩子要养,不如……‘换份工作’?保证工资肥厚,绝对不会亏待了你。”

桑晚虽然为难,可此时却机敏了许多。经理的暗示如此明显,他靠的越来越紧,手也极其不安分地从她的肩上转移到了她的背上。

她当机立断,连忙后退一步,躲过了经理在她身上毫不尊敬的手。

为了不得罪经理,桑晚低头:“经理,我长得丑,怕是……不方便换份工作。”

“哪有啊。”经理的声音忽而变得诡异起来,“我介绍你的这一行,也不单单只看脸。反正关了灯,什么都看不见,只要你嘴上功夫了得,一样能赚很多。怎么样……要不今晚就试试看吧?”

“不、不必了。”

桑晚连连后退,可经理竟然追了上来。

“怎么就不必了,你刚刚还说,你的孩子需要钱呢!”

桑晚大惊失色,这里几乎没有人。要是这个经理真的用强起来,她根本毫无办法。更何况,她还不能得罪了他。

她深知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清洁工,一旦得罪这个所谓的经理,最后可是一分钱都拿不到!

想着,经理却已经追了上来。他的手拽住了桑晚的肩膀,力大无比,愣是差点将她的衣服给拽走。桑晚感觉到身后一阵大力,便已经被那个所谓的经理给拽了回去。她跌进了经理的怀中,而那双恶心的手臂顿时环住并禁锢住了她。

感觉到中年男人的鼻息全都喷洒在了自己的脖颈处,桑晚整个人恶心得发晕。

“桑晚,你身上好香啊……”

经理对着她的脖子猛吸一口,猥琐的脸上全是淫邪满足的笑容。

“不,经理,不要……”

“啊——!”

仓皇之间,她忽然听见一声惨叫。随之而来的,便是她肚子上的双手一松。

如果她所料不错,惨叫应该来自于经理。

想着,桑晚错愕地回过了头。正巧对上一双深如寒潭的眸子,这双冰凉到了极点的双眼,简直熟悉得要命!

此时,这双眼睛的主人正狠厉地看着经理,抬手便差点折了经理的手臂。

“咯哒”一声,瞬间脱臼。

2

我跟你们一起走

“啊啊啊啊,松手!疼啊!”刚刚还猥琐脸的经理此时已经整张脸已经扭曲成了一团,他一边哀嚎,一边捂着自己被那个英俊男人抓住的左手。

“尚天,原来你在这啊~

不远处转角施施然走来另一名西装男子,桃花眼挑着,一路便往尚天的方向走。他这样的人最看不惯这样的场面,便抬手拦着:“诶?尚天,不要这么粗暴嘛!你这样身份的人,这种人渣怎么可以你亲自动手!”

尚天果然松了手。

他冷哼一声,不屑地将那个经理扔到一旁。而后紧绷的眉眼落在了桑晚的身上,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只一眼,他便认出了她。

竟然是她!

桑晚见了尚天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昔日的她如此骄傲,现在却如此落魄地出现在他的面前。她上前一步,硬着头皮声色僵硬道:“先生,谢谢你。如果没什么事的话……我、我就先走了。”

北堂陵渊的桃花眼陡然一转,见尚天的眼睛盯着那个桑晚发了直,便笑着拦住了桑晚的去路。

“咱们替你解了围,你就那么走了,怕是不好吧?”

“想来两位阔少应该身份不凡,我一个丑女,又是清洁工,怕污了你们这些有钱人的眼睛。你们也不缺什么,不用我报恩。总之,谢谢了,好人一生平安。”

桑晚根本不管,掉头就走。

北堂陵渊也不急,就双手环胸冲着她的背影懒懒地说道:“哦?既然你不想报恩,那可能你的儿子想报。嗯,刚刚就是他来找我们求救的呢。”

听到儿子,桑晚本能地顿住双腿。她回头,紧张道:“你们把我儿子怎么样了?!”

“怎么样?你跟我们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?”

北堂陵渊回头,便站在尚天的身边。他的手自然而然地搭在他的肩上,得意洋洋地说:“要不是你的儿子和我的朋友长得有几分像,我们哪可能亲自来帮你?况且……今天你这经理手肯定是废了,如果我们不帮你善后,你的工资可还要赔偿医药费了吧?”

桑晚越听,眉头皱得越紧。

她硬着头皮想跑,就是怕这经理迁怒到她头上。她在辉煌酒楼在清洁工的这几年,一直被这经理黑钱为难。许多生活费,几乎都是她下班后不依不挠想着法子求来的。

近几天听说经理刚刚离婚,才发生这样的事……

这件事如果眼前两个人不愿意帮自己的话……那这黑锅自己背定了!

儿子桑榆马上就要上学了,她要是凑不齐学费,不是害了孩子?

想着,桑晚下定了决心,忽而目光如炬,抬头道:“我跟你们走一趟就是。” 


3

我儿子呢


“桑小姐,请吧?”

到了辉煌酒店的楼下,北堂陵渊便大大方方地让出了自己的车。他绅士地邀请桑晚上车,眼里除了好意之外也有探究。

桑晚上了车,北堂陵渊自己却没有上来。上车后,桑晚一路沉默着,一直到了尚天的别墅。

尚天沉默地下了车,桑晚皱了皱眉,只能跟上。

进了别墅之后,她看到装饰奢华,大到几乎空空荡荡的客厅,即刻便意识到自己被骗了。她抬头,目光丝毫不惧地迎视着尚天。

“你骗我?我儿子呢?”

一回头,却似乎跌进了尚天如深潭一般的眸子里。

她不敢直视他,便连忙低下了头:“尚先生,如果这段时间新闻没有胡诌的话,你应该已经在竞选的档口。如果被人知道你和我这种清洁工有接触的话,只怕会对你的形象大打折扣。”

尚天嗤笑:“你倒是挺会为我考虑。不过,桑小姐,你怎么知道我现在正值竞选呢?”

“我……”桑晚语塞,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她怎么可能告诉他,自己还对他念念不忘。

她低头,沉痛而又隐忍地说:“没有,我就是看新闻的时候,不自觉地看到了。尚先生,我们之间没有关系,还请你赶紧交出我的儿子,放我离开这里吧。”

尚天却忽而上前一步。

他走到她的跟前,目光直逼着她。

“你承认了,你就是桑晚。”

他刚刚叫她桑小姐,她竟然没有反驳。

没错,就是她!

可是昔日高傲到仿佛女王般的桑晚,以往倾城绝色,令无数男人为之倾倒的她,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?

“我不是,你认错人了!”

桑晚连连后退,抗拒到了极点。

尚天不管,紧绷的面容出现了裂痕:“果然是你……!那桑榆,是不是我的儿子?”

六年前,他们曾经相爱。

而这个儿子,桑榆,长相也像极了他。

她六年前忽然失踪,现在竟然毁容,又沦落到了清洁工。这些年,她到底发生了什么……

尚天的目光对准了桑晚脸上的疤痕,寒潭一般的双眼里竟然闪烁出几抹爱怜。

桑晚下意识地用手遮住……这块疤,别人都可以看,唯独他不行!

当年如果不是他的父母逼她离开,她们一家怎么可能会发生火灾?她又怎么可能因为毁容变成如今这个样子?

她别开脸,匆匆往门口的方向望:“既然我的儿子不在这里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她想逃,可偏偏尚天不让。他抓住了她,径直将她壁咚在了墙上。

桑晚低头,他却霸道地捏住了她的下巴。

四眸相对,尚天只能看到桑晚眼里的倔强。他的指尖下意识地划过她脸上的疤痕,那里突兀而又粗糙,他却仿佛想要自己的温柔来抚平。

“尚先生,你认错人了。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,而且我的儿子也和你没有关系。”

“你就那么想和我撇清关系?”尚天冷笑,“好,你越是这样,我就偏偏不让!”

她的抗拒终于彻底激怒了他。

这几年来,尚天一直在找她。他找不到,纯粹只是因为他没有想过她会毁容,也没有想过,她会变成一个清洁工。可现在……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她,她却口口声声说着不认识自己?

好,既然如此,那他就帮她“回忆”一下!

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

桑晚惊慌错愕直接,尚天已经撕开了她的衣服。

4

你不过是我的玩物

“住手,你别……”

她才说话,他便狠狠地封住了她的唇。霸道的唇舌如狂风一般朝着她的方向席卷而去,他的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……

“别……”

他才微微挑逗片刻,她便已经败下阵来。她的声音虚幻得仿佛在梦里出现,而尚天眷恋到了极点,“你的身体,可比你的嘴诚实多了。”

他贪恋她的身体。

六年了,他为她守身如玉,再也没有碰过任何女人。

现在,哪怕是强取豪夺,他也要把她给“占有”回来!

尚天冰冷而又平静的眼眸里,忽然染上了一把欲火。他不打算放过她,索性便在客厅里强要了她——

等桑晚回过神来,木已成舟。

事已至此,她仍然平静到了极点。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,她冷静地捡起自己被撕破的衣服,胡乱地往身上一套。

“尚先生,我先告辞了。”

尚天脸色阴沉,万分不解。

他都已经强要了她,为什么她还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,竟然……还要告辞?

“桑晚!难道你不该给我一个解释吗?”

桑晚微笑着,回过头来。

“解释什么?我就是不小心毁了脸,然后还有个孩子要养。”

提起桑榆……

对!桑榆!

“桑榆是我们的孩子,对吗?他六岁了,和我很像……”

“不是的!”桑晚当即否决,“桑榆和你没有任何关系。尚先生,我先告辞了。请你帮我把桑榆送回来。”

“我不信!”

尚天追了上去,姣好的身材毫无掩盖的意思。他就这么笔笔直地站在桑晚的面前,恨不能用自己雕刻一般的身材引诱住她。

“你不信什么?不信桑榆不是你的孩子吗?是,尚先生,六年前我的确和你有过一段。但是你不知道的是,其实桑榆今年七岁了。我因为实在没钱给他读书,所以才将他的年龄晚报了一年。至于他的爸爸,根本就不是你。”

“你胡说。”

“以尚先生你的本事,去查一查不就知道了吗?等你查清楚了,你就会知道,我现在已经结婚了,桑榆是有爸爸的。而你,不过就是我六年前看中皮相的玩物罢了。”

尚天额上的青筋微微暴起:“你竟然说,我是玩物……?”

“当然,尚先生,我现在可以走了吧。”

桑晚说着,头也不回地往外走。这一次,尚天果然没有再追上来。

她走到门外,不自觉地深吸一口气。

面对尚天的时候,她太过压抑,差点就忍不住说出了“真相”。

尚天,你与我这辈子再无缘分,以后就形同陌路吧。或许只有这样,才是我们之间最好的归宿。

5

这个叔叔是谁

桑晚才走了几步,没想到尚天竟然又跟了上来。

他开着劳斯莱斯出来,车停在了她的身边。

“我不相信你会结婚,上车,我送你回去。”

桑晚笑了笑,她知道,他极少相信任何人。这样也好,不如趁早就让他死了这条心。

“地址。”

“霞飞路四百三十号。”

尚天先去北堂陵渊那接了桑榆,之后才送的桑晚回家。霞飞路一带全是破旧等着拆迁的老房子,房子上爬满了枯黄的爬山虎。尚天没有见过这样的地方,到了楼下的时候不自觉地失了神。

“跟我上来吧。”

此刻,桑榆躲在了桑晚的怀里。刚刚在车里太过压抑,以至于他没有问出口。而现在……

桑榆今年不过六岁,可眉宇之间的神色却与尚天几乎如出一辙。如果不是遇见了这个孩子,如果不是孩子求救,尚天也不会知道她在辉煌酒店做清洁工。

可现在,那么小的奶娃,模样确实如天使一般可爱。没想到双眼却不如一般六岁孩童那么天真澄澈,反而看起来多了几分精明算计。

她到底经历了什么?!

“妈妈,这个叔叔到底是谁?”

桑晚摇了摇头,将桑榆护在怀里,“一个……老同学。”

“哦,那叔叔就一起上去吧!”桑榆说着,冲尚天露出了极其灿烂的笑容。

三人一起上楼,才到门口,何振就已经开了门。

何振,桑晚的老公。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,模样算不上好看,却看起来十分舒服。他的手似乎受了伤,用绷带缠着。见尚天的目光落在他受伤的手臂上,他本能地将手往后略微藏了藏,而后露出善意的笑容,冲尚天礼貌地点了点头。

桑晚上前一步,走到何振的面前,笑道:“老公,我回来了。”

“你出去那么久,我很担心你。”何振温声说着,声色里满是对桑晚的怜爱。

“担心什么?我长得那么丑,也不会有人对我有什么想法。”

“胡说,在我眼里你是最美的。”

两人甜言蜜语地说着话,尚天在一旁尴尬极了。桑榆似乎还觉得不够,便一回来就往何振怀里钻:“爸爸,妈妈一路上回来的时候,都说很想你呢!”

他说着,故意侧头看了看尚天的模样。尚天果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

活该!

谁让他当初抛弃妈妈!

“有吗?你们今天怎么了,这么热情?”

何振温声说着,很快便意识到了不对。想来,应该和身后那个男人有关。他抬头看了一眼尚天,却发现眼前的男人容貌英俊到了极点,他只要抬头,便能感觉到一种深深的自卑。

在尚天面前,他根本就不敢抬起头来。

他低着头,这才想着迎客:“先生,你是晚晚的朋友吧?我看你穿得也不像我们这样的人,如果你不嫌弃的话,进来喝杯茶吧。”

桑晚原以为尚天这就要走了,没想到他却沉默着点了点头,径直走入了客厅内。

何振拉着桑晚低声道:“这……这是谁?我看他的样子很眼熟,是不是哪个电视上的明星?”

桑晚被他的话给逗笑了,扑哧一笑,随后说:“没什么的,就是以前一个老同学。你不用紧张,反正……以后也不会再有联系了。”

6


平淡的幸福


何振专门找了家里最贵的茶叶。他看的出来,尚天是贵客,他不敢怠慢。茶叶拿到一半的时候,里屋却传来了他母亲的叫唤。

“阿振,晚晚,家里是不是有人来了啊。”

桑晚冲何振笑笑:“婆婆那我来照顾,你忙你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桑晚进了里屋,里头躺着的正是何振的亲生母亲。她被病痛折磨得已经几乎快要不成人形,整个人瘦的脱骨。明明才中年的年纪,却看上去已经垂垂老矣。她躺在床上,旁边还吊着点滴。

一直以来都是何振照顾,无微不至。

桑晚嫁进来好说也有五年了,这个婆婆一直对她很好。她看到婆婆这样日渐消瘦,也实在于心不忍。

“婆婆,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晚晚,你回来啦。”婆婆一见到桑晚,就高兴地笑。她实在很满意自己这个儿媳妇,即便她脸上有伤疤,即便她只是做着清洁工的工作。

她心善,也对老人有尊敬。

这样就够了。

“晚晚,你工资要到没?如果实在没有要到的话……婆婆这里有。你放心,婆婆绝对会让桑榆去读书的。桑桑虽然不是我的亲孙子,但是我看着他就喜欢,喜欢得要命……咳咳咳咳……”

“婆婆,你怎么样了?”

屋外。

何振面对尚天,实在有些无所适从。倒是尚天,气定神闲脸色阴云地问道:“你和桑晚结婚,几年了?”

何振可能是没有想到,像尚天这样气度不凡的人问出口的竟然是如此八卦的问题。他笑了笑,抓耳挠腮不好意思道:“也有五六年了吧……”

尚天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,继而接着打太极:“先结婚才有的孩子?”

“肚子大了才结婚的。说来惭愧,我一直觉得自己穷,手……又废了,怕自己照顾不好晚晚。所以这事一直耽误着,不过后来,晚晚也同意了,所以就……”

何振到底是个腼腆的人,越说起这些,就越不好意思。可憨厚老实的他实在难掩自己眉宇里那种藏不住的幸福。他是真心喜欢桑晚,并以娶到桑晚而感到满足。

尚天刚刚才稍许缓和的脸色,再次紧绷了起来。

屋里一阵忙乱,尚天就在门口看着。越看,他便越觉得心中难受。他能感觉到,桑晚虽然日子过得并不如意,可是在何家没有人欺负她。虽然不如以往体面精致,现在却也有种平淡的幸福。

他的出现,到底是对是错?

尚天走了。

没有只言片语,却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生活中。

上一篇:紧急救援

下一篇:没有了

保康作家网 bkzj.xysww.com

联系地址:湖北省保康县政府大院12号楼61327信箱

联系电话:13597488059 13908677897

投稿信箱:2052739087@qq.com 522456581@qq.com

法律顾问: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彬

 |   QQ:  |  地址:  |  电话:   |